千百年來,浪潮一波波,不分晝夜地推湧上岸,沒有人能夠永遠記住,每個海浪花退去前一刻的最後輪廓。佇立在鋪滿著黑色圓潤的礫石灘上,用視線當作畫筆,沿著每一波襲來的白色滾浪沫邊,向遠處串連描去,幾近圓滑的弧彎,在接近東北方的海天邊際處,輕輕地向內挑勾收筆,將妳悠雅潔淨的月牙線條展露無遺。

 

野雲閒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